http://www.apex-odessa.com

集中在预防和减少医疗纠纷

  社工小吴正在与一位孩子做游戏。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医务社工为患者和患者家属提供心理疏导等服务。记者 张春海 摄

  道路交通出车祸后,伤者中一小女孩被紧急送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由于伤情尚未确诊,小女孩全身被安全带固定在担架上。闻讯赶来的妈妈,见女儿犹如“五花大绑”,顿时吓得脸色惨白。问医生,医生十万火急忙着救人,只能说句“不清楚”,就要推孩子去检查。母亲瞬间失控。

  这时,另一位白大褂来了。她不去病房,却在妈妈身边坐下,用专业词汇向医生询问病情,转而向这位妈妈耐心解释,妈妈的情绪渐渐稳定了。这位白大褂又专门要了她的联系方式,以便追踪沟通安抚。临别,话语温暖:“别着急。我是医院社工,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作为全国最早开展医务社工工作的城市之一,上海医院中的社工,正渐渐被越来越多人知道。

  “从医院的起源看,它除了治病,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人精神的抚慰。”攻读了医院管理博士学位的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绩效办主任任益炯开宗直言。

  像本文开头提到的事,你觉得应该由谁来做?时间就是生命。危急关头医生难以对患者家属慢慢讲明情况,护士难以明晰详细病情,还要照顾更多患者。那么,谁来安抚家属?

  还有,比如这样的时刻:一位得了厌食症的孩子,严重营养不良,却不肯配合护士喂药吃饭;医生打针,他也不理。直到社工赶来,与孩子聊天沟通,才知道他觉得父母一直没来探望,不要他了;而在病房,他又没一个朋友。这时的治疗,不仅需要与家长沟通,还需要与医护沟通,改变治疗方法。那么,这种两方面的沟通,该由谁来承担?

  再如,就在儿童医学中心,医院血液科80%的病人来自外地,心脏科90%的病人来自外地。举家来到上海,对这座城市的不适应,对人的不熟悉,甚至去哪买火车票,哪里能找到便宜住宿都不知道。这时,谁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这些,正是如今上海医务社工在做的事。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副院长兼社会工作部主任季庆英说:“社工是现代医院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分子。”季庆英毕业于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儿科系,后进入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医院设立初期,就成立了医院发展部,承担活动策划、宣传、慈善捐助等,寻找更多社会资源帮助患者。其实,这些就已含有社工的职责。”工作中,季庆英愈发感受到社工对医院发展的重要作用,赴香港学习后,2004年硕士毕业回来,医院即成立了社会工作部。

  与季庆英稍有不同,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医生宓轶群,是从临床医生逐渐转向医务社工的。这源自她对医生职业的反思。“我一直在做临床。久了也困惑,为什么医患之间的不信任会到如此地步。”宓轶群说了这样一件事:一位30多岁的病患,被车撞成粉碎性骨折,肇事者付了第一笔医疗费后,撒手不管,患者便将怨气撒向医院,他说,为什么我好着进来,不能好着出去?他来医院消费,医院凭什么不能提供等值产品……他不相信所有医生护士。这时若有社工在,会不会好些?

  “医务社工,就像医生与患者之间的桥梁,医生、患者与社会关注之间的桥梁。”季庆英说,“以促进人的健康为核心,不仅达到没有疾病,而且达到身心平衡、人与环境的协调,这就是医务社会工作的核心。目前,我们医务社会工作的基本任务,集中在预防和减少医疗纠纷,缓解病患矛盾,包括在治疗过程中,给病人和家属心理援助,引导他们进行良好的情绪处理,努力解决病人与家庭和社会的交往障碍,帮助病人获取社会资源等。”

  正是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像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一样,如今上海一些医院有了住院部儿童游戏室、阳光小屋等场所,会组织儿童健康节、病员学校,组织ICU家长小组等多种学习服务交流平台,并开展对新员工“爱的教育”、“医患沟通技巧”等专题讲座,为医患关系、为患者身心提供全面的服务…… “全球现代医疗技术不断追求深入与专业化,应该强调要全面顾及患者精神。社工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医院本身内涵的恢复。”任益炯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