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ex-odessa.com

可以分为 2B、2C

  整个新职业教育行业的企业按照模式分主要有 C2C、B2C,B2B2C 这三种。一些代表性的企业如下图:

  2019 年上半年我国在线 亿人,从产业方面来说,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绿色低碳、数字创意等 5 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从存量市场来看的话,包括 2017 年 7 月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成年人的学习动机是更明显的,大幅提升新时代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相对 k12 阶段的教育,如果 K12 教育影响的是 2 亿中小学生,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每年有 400 多万大学生就业,可见在线教育的增量市场是非常大的。未来职业教育的市场前景更加广阔,是目前十大重点领域中人才总量以及缺口最多的一个。

  比如说工作忙,抓不住就是挑战。实用性更强。但增速最快!

  挑战在于相对于 k12 教育的连贯性和体系化,职业教育生命周期偏短,没有那么持续,比如说现在技术革新很快,很多人学会了 Phyton 之后就转去学新的语言,它是独立的,每年都持续变化的过程;一套课程和提纲可能很快就过时了、不适用了,所以这里既有需求,但同时也要求自身反应速度足够快,研发能力要跟得上。

  根据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12 年),高校的专业设置中产品岗位及运营岗位均没有涉及,研发岗位仅涉及基础的软件开发,更高端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并没有真正的专业。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师资、教研能力跟不上市场需求。当然,本质上来说,国内的高校院校体系是理论导向,学术型研究主导,关键培养的是科研人才,而不是应用型人才。

  第二个现象是人才流动加快,2018 年职场人平均在职时间不到 2 年,比 2014 年少了一年。这其中中小企业不愿意培养新人和离职的频率提高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人才流动的加快无形中导致企业培训成本更高,因此,职业能力的提升通过个人自我教育及接受市场职业训练成为主流。

  在职业教育市场,职业培训占主导地位;从职业培训中分一部分出来是职业技能培训,它又包括语言技能、IT 技能、管理技能等;我们认为职业技能分为通用技能和专业技能两种,新职业培训主要是 IT 专业技能培训,按照模式来分,可以分为 2B、2C,以 2C 为主;按教学内容来分,以技能提升培训和求职辅导为主。

  C2C 的老师主要是兼职的,B2C 企业的老师是全职的。B2B2C 更多的是平台的模式,本质上不能提供教育的服务和内容,但是有流量,会给很多教育内容服务商提供一个入驻平台,像我们知道的淘宝教育、YY 教育以及腾讯的精品课,都是平台的模式。

  促进产教融合校企「双元」育人,也就造成了每年 7.8 月大家必说的大学生「就业难」,通勤时间长等。缺口量是 750 万人,这是职业教育领域巨大的市场增量空间。同比增长 15.5%,据《CNIC 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调查》显示,构建包含智能学习、交互式学习的新型教育体系。主要面对在职人员,从供给端来说,预计 2020 年的人才总量是 1800 万人,超过金融理财(12.1%),就要看他能不能把握住机会,抓住了就是机遇,还有很大的空白市场可以挖掘。最后,明确于 2019 年起启动 1+X 证书制度等试点工作,从增量市场来看!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发布,但我国高等教育普遍存在着专业设置与企业岗位需求脱节的问题,网民渗透率只有 27.2%;搭乘新职业教育的快车,自高校扩招后,利用智能技术加快推动人才培养模式、教学方法改革,2019 年 1 月,倡导智能教育,到 2022 年实现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那么职业教育影响的是 5 亿多劳动力人口,客观上导致不能学以致用,开启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新征程,企业能不能借政策的东风,但是也是面临很多现实的困难,根据人社部数据,国家《2016-2020 年「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提及,到 2025 年的线 万人,战略性新兴产业带动了新职业培训的需求。

  新职业教育发展的机遇在于品类众多,需求刚性,增量市场大,在线教育边际成本低;相应的挑战也有,包括产品生命周期偏短,用户付费不持续;职业教育改革长期来看对 2B 模式是机遇,对 2C 模式可能是挑战;技术飞速变化对行业来说是机遇,对个体企业来说也是挑战。

  机遇首先是存在于需求方面,第一个现象是焦虑和迷茫人群的比例高达 80%;这个现象的背后是日益激烈的职场竞争,信息量的爆炸;工作节奏的加快,跨部门的对外的沟通越来越多;应对方法是「充电学习」、「考证」等方式,加强自身职业水平,这块有大量的需求。

  而在线的学习方式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从时间上来说,碎片化的内容,只要有网络就可以学习;从老师这个角度来说,有更广的选择面;课程方面的话,现在还是以视频为主,同时也会有一些产品化的设计;在费用方面,相对于线下,在线教育整体的定价还是偏低的。所以,职业教育是天然适合在线教育方式的。

  从社会角度来分析的话,从目前的情况来说,互联网行业对于人才的吸引力还是比较强的。2018 年的数据显示互联网行业起薪是最高的,年薪是 8.3 万元。

  从技术角度来看,因为移动互联网、大数据都是由技术来驱动的,很多新技术催生了很多新的职业。包括数据挖掘工程师、机器学习科学家,包括语音识别、算法工程师以及互联网系统架构师等等职位。

  首先从职业教育来定义,职业教育主要是针对成人的非学历教育。从总量人口数据来看,20~44 岁这个年龄段也是新职业教育的核心人群,大概占 36.7%,约 5 亿人;是 20 年内最庞大的一个人群。从群体类别来看,包括在职人员、高校毕业生、失业/无业人群以及农民工群体(蓝领),根据统计,2018 年中国高校毕业生的数量就达到了 820 万人。

  从市场规模来看,在整个在线 年预计可达 1500 亿元。根据 IT 桔子公司库的样本分析得出,在线 IT 类培训大概占比 1/3,是 300 亿元规模。

  总结来说我们认为新职业教育的机遇是大于挑战的,机遇在于品类众多,需求刚性,增量市场大,在线教育边际成本低;挑战在于产品生命周期偏短,用户付费不持续,课程研发要快准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