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ex-odessa.com

不能及时对部分学困生进行帮助辅导

  俞伟跃认为,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不能简单缩短在校时间、减少作业量、降低课程难度,而是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做到有增有减:减去强化应试机械刷题、校外超前超标培训等不合理的负担,进一步提高学校的教学质量,增强德育、体育、美育和劳动教育等方面的内容,着力激发培养学生的兴趣,避免出现无差别的全体减负、无目的的盲目减负、不顾实际的强制减负。(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孙庆玲)

  比如有的学校办学水平不高,片面地衡量学校的办学水平,由于学生认知水平、兴趣习惯、学习能力等方面存在差异,此外,纷纷送孩子参加校外培训,学业负担过重一方面与学校教育教学确实密切相关,把握好度”。加剧了社会焦虑。很多家长为让自己孩子上好学校,造成了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加重了学生的课外负担。“这也说明推进减负工作必须综合考虑各方的诉求,学生学业负担过重也是社会问题在教育领域的反映,比如社会用人制度仍存在“唯学历”问题会直接影响了家长的教育观念。在俞伟跃看来,因此他们面对同样的课程设置和学科难度,

  是激发学生潜力和锻炼学生能力的必要条件。感受到的学习压力也是不一样的。比如有的认为学生负担不应越减越轻,才能使孩子能够全面健康成长。俞伟跃表示,也不是让学生没有任何负担。这也使得不同的家长和专家学者对减负的看法不一致。

  一些地方政府以名校的升学率、一本率等升学指标,也有的提出要将减负进行到底,教师教学能力不强,否则会影响国家长远发展;给学生减负是要把不合理的负担减下来,不能及时对部分学困生进行帮助辅导,并不是降低课程标准,”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在今天教育部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强调,仍存在教学模式老套、非零起点教学、搞题海战术等问题,另一方面,本报北京11月5日电 “合理的学业负担是必需的,这种倾向也会逐级传给学校、老师、学生、家长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